那个配资软件好27万亿政策性金融逆周期调节发力 三大行单月发债4864亿创历史新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601880股票-配资平台哪个好?中国靠谱的配资炒股公司
那个配资软件好.

&em那个配资软件好sp;  国际金融动荡引发对政策性金融的重新认知那个配资软件好,即政策性银行是稳增长的重要手段。本次疫情发生后,监管部门多次表示,要发挥好政策性金融作用。

   记者采访了解到,疫情发生后,政策性银行正在持续发力。资产端,政策性银行加大信贷投放。除了传统领域的投放外,还增加对制造业、中小微企业的支持。负债端,政策性银行加大从债券市场筹资力度,3月政策性银行发债规模达到4864亿,创出历史新高。

   “财政收支压力和赤字约束的掣肘决定了金融需要干财政的事,因此未来财政金融化将是重要发力点,尤其是政策性金融。政策性金融重点支持领域也将成为重要的扩信用对象。”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表示。

   金融危机后,三大政策性银行加大信贷投放,资产规模大幅增长。年报数据显示,2009年末国开行、农发行、进出口银行资产规模合计7万亿,相比上年增长20%。而截至2018年末(2019年年报尚未公布),三家银行的资产规模分别为16.1万亿、6.85万亿、4.19万亿,合计27万亿。体量已今非昔比,在加大逆周期调节后,三大政策性银行的资产还将扩张。

   华泰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继强表示,政策性银行主动扩表,发挥逆周期调节职责。2008-2009年、2011-2012年、2014-2015年期间,国内经济面临保增长压力,三大政策性银行的总资产增速均提升至20%以上,体现了逆周期调节。

   信贷投向三大方向

   西部省份某政策性银行信贷部门人士表示,今年做业务,既要支持地方发展,又不能增加地方隐性债务,还要重点支持精准扶贫、乡村振兴、小微企业。现在各方面的贷款都在投放,平衡难度增加。

   记者了解到,疫情爆发初期,政策性银行主要通过应急贷款的方式提供支持,涉及到国开行、农发行,承贷主体则是融资平台。具体而言,一种是市县级城投直接作为贷款主体,资金用于当地医院建设、医疗物资采购等;一种是高级别城投(地市级及以上)作为统贷统还主体,获贷款后再转贷给相关企业。

   “这是特殊时期,政策性银行用原来成熟的业务模式来完成应急贷款的投放,统贷主体主要作为承接和偿还贷款的平台,启动相对简单。”中部省份某省会城市城投公司负责人表示。

   在疫情趋于稳定后,政策性银行的信贷支持也向复工复产方面倾斜,并向一些新的领域拓展。除了传统领域的投放外,还增加了对制造业、中小微企业的支持。

   具体做法上,政策性银行各省分行与当地发那个配资软件好改委联合发文,支持相关领域的信贷投放。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,国开行、农发行、进出口银行分别设立600亿、300亿、300亿的专项资金,支持北方某省重点项目建设及医疗物资企业的融资需求。

   具体看,国开行支持重大基建项目、社会公共服务、新旧动能转换等领域;农发行支持基建、春耕生产、粮食安全领域;进出口银行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、基建补短板、外贸行业。虽然各有侧重,但疫情防控重点企业均为支持领域,而疫情防控企业主要是生产口罩、防护服等产品企业,其中制造业、中小微企业居多。

   中部省份某政策性银行信贷部人士介绍,近期省里的复工复产在快速推动。“我们省行压力也很大,我从4月1日开始就没休息。各个支行都在批项目,恨不得一个月就完成目标。”该人士坦言。

   目前三大政策性银行尚未披露一季度贷款数据,不过通过农发行的数据可见一季度信贷增量规模很高。

   农发行数据显示,截至3月20日,该行年初以来累计投放各类贷款4322.75亿元,贷款余额比年初增加2137.11亿元。可供比较的是,农发行2019年新增贷款规模为4552亿元。换言之,今年一季度农发行新增贷款规模已超去年全年的47%。

   张继强预计,今年政策性银行主要支持三大领域:基建项目投资、对口行业扶持、中小微企业帮扶。基建方面各有侧重,国开行重点支持老旧小区改造、铁路公路机场、城市停车场等基建短板以及推动产业升级相关的5G、工业互联网等重点项目;农发行支持农村基建;进出口银行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基础设施建设。

   债券发行创新高

   资产端加大信贷投放,意味着负债端需加大资金筹集力度。

   和商业银行通过存款筹集资金不同,国开行、农发行、口行主要通过发债筹集资金。年报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末国开行、农发行、口行应付债券余额分别为9.1万亿、4.2万亿、2.6万亿,分别约占其负债规模的61.4%、63%、66%。

   “春节后,央行实施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,那个配资软件好降准降息等政策的落地,保证了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,同时债券收益率不断下行,政策性银行债发行成本高企的问题得到了缓解。因此宽松的货币政策为其债券发行提供良好的市场环境。”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副教授颜色表示。

   Wind数据显示,2月政策性银行债券发行规模升至3794亿,3月进一步增加至4864亿,创出历史新高。在此之前的峰值为2019年1月的4329亿,这意味着今年3月的发行规模相比2019年1月多出500多亿。

   债券品种也有创新。农发行董事长解学智近期发表的《政策性金融助力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》文章称,农发行多措并举筹集信贷资金,创新债券品种,在2月5日发行首单50亿“阻击疫情”主题债券后,截至3月20日又陆续发行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、企业复工复产、生猪全产业链发展等主题债和常规债共38期,共募集资金1979.5亿。不过,3月政策性银行另一重要的资金来源——PSL增量为零。PSL全称为抵押补充贷款,于2014年5月设立,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、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发展。自2015年10月起,央行将贷款对象扩大至全部三家政策性银行,主要用于支持三家银行发放棚改贷款、重大水利工程贷款、人民币“走出去”项目贷款等。

   “国开债收益率与PSL投放量呈现正相关性,意味着发债成本较低时,国开行对PSL依赖度下降。由于债券市场利率持续下降,政策性金融机构通过发行金融债券筹资成本降低,所以对PSL的需求下降。”张继强表示。

   Wind数据显示,3月下旬发行的10年期“19国开15(增13)”票面利率为3.07%,相比年初同期限债券的发行利率已下行40BP。